景观设计培训

李建伟:设计的民族性与世界性

资讯 / 大咖访谈 2015-4-19 12:23 © 作品由「哈罗小虫」上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哈罗小虫

导读:我们常说世间万物都有灵性,无论是群山沟壑、万顷良田,还是一早一木、一花一蝶,无不牵动着我们的喜怒哀乐。岁月的枯荣、人间的沧桑都是生命的声音。 言就是风景。在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我们可以通过景观交流,这就是风景的通性,也就是它的世界性。设计是为人服务的,是为社会谋福利的,那么它的普世价值就是共通的。我们提倡的所谓生态和谐、经济实用,给人以心灵的安慰,这都是风景的普世价值的体现。风景无论自然的还是人工都是以这样的宽容接纳人的关顾,无论你是来自哪一个国度,哪一个族群、哪一个文化背景。可以说世界上最通俗、最真实的语言就是风景。

设计的民族性与世界性

简单的说,一个地方的自然风景和人文社会环境构成了这一地方的民族性景观特色。我们强调景观的地方性、民族化特色是为了保护每一个地域的自然和文化,使之区别于任何其它地方。不同人群、不同资源特色是设计存在的基本土壤,也是设计多样性的宝贵资源。然而景观无论是其自然属性还是人文属性都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风景作为人类生活、生产及其他精神活动的空间载体,与人的心灵情感是相通的。

在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我们可以通过景观交流,这就是风景的通性,也就是它的世界性。设计是为人服务的,是为社会谋福利的,那么它的普世价值是共通的。我们提倡的所谓生态和谐、经济实用,给人以心灵的安慰,这都是风景的普世价值的体现。风景无论自然的还是人工都是以这样的宽容接纳人的关顾,无论你是来自哪一个国度,哪一个族群、哪一个文化背景。可以说,世界上最通俗、最真实的语言就是风景。

世界性和民族性不是同一回事

常听到一种说法“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话乍一听还似乎有些道理,有民族特色的东西就有它存在的价值。但细品其个中含义,我们不难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靠谱。其实这是一个很值得商榷的口号。我们国家近几十年来的实践证明,民族的不一定是世界的,而相反,世界的才能得到越来越多民族的接纳。

盲目的讲究“民族化”,事实上并没有给我们的景观事业带来什么好的效果,反而造成很多的景观破坏和错误的导向,越是强调民族化的地方越是容易落入俗套。恶俗的“文化”气浪把原本好好的景观穿衣戴帽似的套上了不少“人文”的枷锁,特别是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地方文化浓厚但经济较落后,就成了这种所谓”民族化”的重灾区。

最近武汉万达试图用一台“汉秀”去挑战迪斯尼,这事儿有点意思。首先我认为迪斯尼是完全可以挑战的,但这要站在同一个平台上去挑战,否则就是自说自话,自娱自乐。迪斯尼的设计理念走的纯粹是国际范儿的“普世价值”,根本谈不上是什么美国文化。它主要以儿童为服务对象,以童话故事来串联场景,涉及的情结都简单多情,全世界的儿童都很喜欢,参与性、互动性很强,观赏加娱乐都在其中。人家从一开始针对的就是“世界性”——全世界所有的“儿童”!这就是以人性为出发点,而不是以地方性为出发点的一种观念。在这种国际性的前提下,人家又加入了不少地域的和民间的文化内容,使之通俗易懂,增加了特殊的文化趣味。

而“汉秀”是什么?纯粹的民族化内容,不光其它国家的人看不懂,恐怕连我们其他的少数民族都不一定有认同感。其形式上,观众只是在被动地接受教育,而且形式单一,除了声光电的画面、音乐剧的情结,就是号称有几个世界第一的现代化的声光电技术,而第一有什么用呢?第一就大了吗?北京的雾霾还从未得过世界第二呢!

我们要创造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同时又具有世界意义的作品,首先要从人性出发,关注风景的普世价值,而不是只关注民族自己。走向现代,走向世界就应该从这里开始。有了文化的认同感,才会为人所接受,我们才有可能为世界文化做出更多的贡献。这事靠坚船利炮是没什么用的。

民族化的问题,可以看成是个性化的基础。每一个设计师或多或少的都会被烙上民族化的印迹。可是民族化不是抄袭古人或他人的东西,对于一个好的设计而言,任何可以启发思维的东西都是创作的源泉。只要我们不背上民族化的包袱,一切都顺势而为,民族的精神和情感就在自然的表露之中。民族化的目的不是排它性,是要让人能品其味、观其形、会其神,这样作品才能达到应有的效果。为了所谓的民族化而贴上一堆标签那就得不偿失了。

本文转自 EDSA
设计师 | 中国
李建伟:设计的民族性与世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