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陇新政镇 千年古镇上的百年老宅

资讯/热点资讯/2018-4-16 14:00 725 0 收藏

千年古镇仪陇县新政镇是一个标准的“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的城镇,始建于唐朝,明清曾有过修建。现在的新政古镇里还保存有南街、新街、米市街、西街、布市街、铁匠街、盐店街、文昌巷等街巷和成片的百年老宅。这些百年老宅看似陈旧破残,然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无不诉说着往昔新政古镇的繁盛,承载着老街原住民一代代的家族记忆,记录着时代的发展与变迁,更是现在解读新政老街的信息密码。
百年老宅今犹在
漫步在新政古镇的大小街巷,记者发现,这些街道最宽不过5米,最长不过千米,街巷狭窄,两边房屋陈旧低矮。街上有些住户把旧式老宅改建成水泥砖房,有些商户把当街门面的活动门板换成了卷帘门。但老街住户中的大多数依然住在上百年的老宅里。这些老宅依次排开,相互连成一片,户与户之间共用板壁,每户当街,又各自形成独立的门户。
据街上的老人们介绍,这些老宅多建于清代中后期和民国时期,均有上百年历史。
“我家这房子据说是咸丰年间修建的,已有100多年历史了。”居住在布市街的83岁老人郑怀德告诉记者。
老街居民吴应全老人家的屋子也有上百年历史:“这房子从我爷爷那一辈到我,已经住了三代人。”
走进吴应全家的老屋,记者看到,四四方方的前堂地面铺的全是石板砖,泥土墙壁有些轻微开裂。前堂侧边有条走廊,进去别有洞天。后寝、厨房、厕所从大到小顺街面垂直向后延伸,后院还有一个小天井,功能分区明确。做框架支撑的木头梁柱早已泛黄,年代感很强,但保存较完好。
吴应全老人告诉记者,街上的老屋都是典型的穿斗式结构,每个院落的建筑风格基本相同。碗口粗细的整根木头做柱子、横梁,木板做椽子,架起房屋结构,再在其中打上混有竹条的土泥墙。这些老屋体现出川东北传统民居的布局和风格。
老宅故事代代传
在记者看来,这些百年老宅普遍陈旧,且低矮阴暗。部分老宅因长期无人居住,墙体已经斑驳,一片顷圮之气。但对居住在老街上的老人们来说,正因如此,老街才有了沧桑与厚重感。看似陈旧破残的老宅,其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先辈们营建的,又一代代传承下来。他们在这老宅里出生、成长、结婚、生子,直到现在的暮年。老宅承载着家族的记忆和成长的时光,是精神的庇佑之所。
郑怀德和张素情夫妇对百年老屋的感情就是如此。老屋见证了郑家几代的荣光。郑怀德告诉记者,他家是缝纫世家,在这百年老屋里,爷爷教会他的父亲织衣,父亲又教会他织衣。如今,82岁的他依旧在堂屋门口摆了一个缝纫机,帮老街住户缝缝补补。“除了有缝纫世家的头衔,我家还是光荣之家,三代人都当过兵。”张素清奶奶指着挂在门楣上的“光荣之家”牌子告诉记者,郑怀德老人年轻时在阆中当过民兵,大儿子和孙子长大后也相继去当兵。郑家因此被新政镇政府授予“光荣之家”荣誉称号。如今,郑怀德老人的子女早已搬离这百年老屋。尽管老屋一年四季都潮湿阴暗,但郑怀德夫妇却不愿意离开。
和郑怀德夫妇一样留念老街老屋的还有新街上的王河政老人。78岁的他早已随子女搬到新县城居住。因割舍不掉对老屋的情感,每天吃过早饭后,他都会赶来老街的老宅,守着他的手工铺。“我家几代人都在这老街上开手工店,打磨些器具。”王河政老人告诉记者,他还在老屋的阁楼上养了一群信鸽,以打发时光。
新县城的繁华与老街的宁静,鳞次栉比的高楼和低矮古老的百年老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老街老宅繁华不再,但发生在老宅中的故事,却代代相传……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园林吧内容由用户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若有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