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视频教程

瑞典 Järfälla 市社区孵化器——10张有故事的长椅

学院/规划设计/2018-2-7 17:33 971 0 收藏
瑞典有世界上最长的长椅。这个 Långa Soffan (“长椅”的意思)长约240英尺,约72米,由奥斯卡港的市民在1867年安置于此,在此可以眺望面朝波罗的海这个不引人注目的海港。这个长椅的功能并不在于观赏海景或打发时间;在过去那段岁月里,它陪伴着那些在此等候丈夫远航归家的海员妻子们。她们聚集在此,面对一望无际又湛蓝如画的大海,共同沉浸在一种忧伤的氛围下,思念着配偶的笑颜。
就某种意义而言,长椅能体现市民的意愿。作为一种集会的工具,它提供了歇脚逗留的理由,坐在公共场合里的一张长椅上也有所宣示。坐在椅子的正中间意味着不想被打扰;坐在一侧则意味着欢迎别人的加入——想象一下《阿甘正传》和《心灵捕手》中公园长椅的情景吧。一说到长椅,人们觉得它过于普通,勉强算得上是一件家具,虽然有不同的样式,本质却一样:四根木条固定起来,支撑着一块板子。
在斯德哥尔摩(Stockholm)郊区的一个卫星城,一个为期2年的创意行动正试图通过智慧竞赛和设计任务来挑战现状。这个位于 Järfälla 的 Kalejdohill 项目由创意总监 Andreas Angelidakis 主导,三位瑞典开发商(HSB, Norra,and Stor-Stockholm)联合开发,并已经完成了一系列国际开放竞赛(a series of open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s),并对由住户和商户环绕的 Kvarnbacken 公园当地进行了干预。此公园一度被忽略,如今正处在一个飞速发展的具有600-800栋住宅单元的卫星城的心脏部位。

作为 Kvarnbacken 一系列进行中的大空间项目中——包括“DesireLines”and“Lights”最近期的一个,“超级长椅”(SUPERBENCHES)以其实验精神聚集了一群世界知名的设计师。根据十个设计实践建造的十个公园长椅,由来自美国的创意总监和作家FelixBurrichter 督造。对于 Burrichter 而言,这个项目主要是为建成“一个新的多元化邻里”的“社区孵化器”,但目前尚未完工。

当前居民对此反应相当热情。在2016年末 Manuel GarcíaSarafian 建成“耽搁的入口大门”(Procrastinated Entrance Gate)后,他们已经见惯了人们在当地公园里进行一些有趣的干预。上个月超级长椅项目向大众揭晓后,所有人都奔走相庆,参与到一场黄铜乐队和瑞典饶舌演出当中,纵然曲调虽不那么和谐,场面倒也极富诗意。他们坐上新的长椅,在公园里吃喝庆祝,晏笑交谈。在 Järfälla 这里,社区投资有利于促进公民自豪感的这个流传已久的格言似乎得到印证并且蓬勃发展。
据 Burrichter 所言:每一个超级长椅都代表一种独特的类型,各有特点,将它们引入社区并不意味着事情已经完结。每一个长椅都会留在当地一年,居民们则通过民主形式决定公园长久的形态;最受居民欢迎的长椅将会永远留在公园,受冷落的则会被拆除。竞争程度的加剧和测试期的延长是鼓励居民积极参与的方法之一。虽然各种迹象表明,人们将会对此各有所见莫衷一是,我们在此列举了五个最为看好的设计。
弹簧休憩椅(Spring Break) / Soft Baroque

Soft Baroque(Saša Štucin & Nicholas Gardner)的灵感来自于“Youtube 视频上,一个穿着染色T恤的超重男子在小孩子玩的操场上的一个弹簧上蹦来蹦去”,在弹簧上创造2个座位的椅子的设计就是这么来的。
“什么是超级长椅?它是否具备现代功能(如 USB 充电器和 wi 云),是否满足当代审美,或者是否形成了一种概念性对话?并不。所谓“超级”是一种纯粹的理念,但在这种理念里却又同时隐含一些不合理的魔幻元素。”
核椅(Core) / Philippe Malouin

Malouin 的灵感来自于“当地地形,使用自然的聚集形态来创造出一个户外集会的地点,能让人们从日常生活中的繁忙中暂时解脱出来。”
“不是为品牌设计,只为与这个椅子与这座公园互动的人们设计,我们希望以此为这个公园带来更多生机。我们考虑到了周围的环境,所以这个雕塑设计既引人注目,又与环境很好地融为一体。”
坐垫椅(Cushy)/ Hägglund & Gripner

Hägglund & Gripner (Märta Hägglund & Sanna Gripner)设计了一个外部的居住空间,“将家的审美与舒适转化到户外的座椅之上。他们的设计包括由铁网构成的两座位沙发和单人椅。”
“我们的设计是以圆形为主,蓬松的垫子使其看上去舒适宜人。通过这个设计我们希望 Järfälla 的人们能在公园能体验到一种家庭般的惬意氛围。”
原始椅(Primordial Bench)/ Luca Cipelletti

这个概念设计由“纯砖块”构成-一种可持续的、经处理的无味的牛粪粘土混合物。“它呈L形,让人联想到一场考古发掘的废墟,古老的结构中只有一角勉强存留。”
“作为可持续环境和社会责任感的象征,它引入了一种新的物品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它会激起回响。”
铝椅 – 混凝土法式滚球场 / Jonathan Olivares

这是 Olivares 铝椅项目的其中一个,“在他为钢与玻璃制造商扎娜开发的用户配制设计软件基础上改进的一个工业设计。”
“滚球场附近放置了一个曲线形的铝椅,为滚球运动员和观众提供了一个愉快的休憩之地。”
这个 Kalejdohill 项目像是在住房单元落成之前发出的邀请函,邀请人们在斯德哥尔摩 Järfälla的 Kvarnbacken 安家。Kalejdohill 项目包含一套多元化的社会建筑活动,包括居民参与的号召,快闪展览,会议,研究,和知识生产。
Kalejdohill 项目之前的国际设计竞赛包括以下内容:“登陆大门” Login Gate(号召了新入口大门的设计)吸引了330个提案,获奖设计现已建成;“零号居民” Inhabitant Zero(5位被选中的艺术家住在了公园边上的一栋黄色小屋里进行住宅研究)和“用设计讲故事” Design a Story(邀请了设计师以“故事设计”手法来创造空间,并提交理论性的方案)。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园林吧内容由用户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若有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返回顶部